游☆玥(数学鶸被迫闭关中)

★请点开这里吖!★

这里游玥吖是个日常潜水的咸鱼,请多关照嗷!
主厨游戏王☆最近沉溺于凹凸大坑
☆游戏王 aibo厨前提的暗表厨
cp主暗表 了游 (其它cp除海表海,海暗海外都可以嗑!ygo真是美好_(:з」∠)_
雷点★请勿在我面前说aibo坏话,十分感谢!•ᴗ•
☆凹凸 雷吹前提的全员吹(雷狮他有那么那么/比划/——帅!!!
cp主安雷安 瑞金 雷卡 帕佩
凹凸没甚雷点
社交上有些被动(社恐✔)但是多聊几次就可以一起勾肩搭背吖(?)欢迎来找我玩www

一些野望

极度ooc注意!!内可能含天雷注意!!玩梗吐槽有!!




关于武藤游戏。


1.想要揉揉搓搓他的小脸蛋!


2.问问他早上起床要花几瓶发胶x


3.被他投喂汉堡


4.午休结束了依旧躺尸,他轻轻的收回了手,宠溺的轻叹一句诶真拿你没办法。


5.寒风中被裹成包子的他一把拉进怀里小声嘀咕下次不能再穿这么少了。


6.太阳他!(极度危险


7.上他!(瞬间去世


8.人生就是为了(日)武藤游戏!(遭到某海星毒打




关于王様。


1.骑他(王子)的白马冒充白马王子/认真脸


2.扯天线!


3.承重金饰。(少年你是要这边的金饰呢还是要另一边的银饰呢?


4.卖萌十连拍


5.试着用海豚音喊一百遍aibo!



关于游城十代。


1.在他面前碎碎念五换一/yugi桑/赢了之类


2.抢食炸虾


3.请来个眼睛反复变色。


4.揉揉搓搓!那!栗!子!球!发型。


关于蟹哥,教主和小番茄。暂时莫有想法。


关于藤木游作。


1.单纯想在他面前土拨鼠尖叫作作!!!不被他无视嫌弃然后报之以微笑。


2.少年看到我手中的纸了吗有红烧牛肉味有香菇鸡汤味还有老坛酸菜哒呐(


3.睡颜!!!


4.太阳他!(hp-44444


5.悄咪咪给他带上猫耳头饰去学校


6.啵唧一口幼作


关于鸿上了见。


1.不管了先来个熊抱。


2.啵唧一口幼见。


3.你天天吃热狗不上火不发胖,服气。


4.面具给你整个揭掉(你都露脸了那个面具还有什么意义?对闪光防御?



没了。尊尊(除了想日之外)不敢妄想。

皮一下自娱自乐很开心。









渴望去cp23的眼神穿过整个雷王星。


[混更]
是语文笔记本上的乐色摸鱼(有参考当初送给徒弟的小樱挂件
我好久没画画了啊/小声
我就是个鶸鸡。
老福特滤镜真好看x

好想勾搭老师们呀——!老师们的文画cos都超级好——!/破音

但是,我,我……qwq

。。还是算了/气音

(社交困难,不会说话不敢说话,自闭


囤个解导函数时的脑洞

学pa安雷

话剧社安X不良校霸雷

自从安迷修加入学校话剧社后,雷狮的耳朵无时不在接受安迷修的骚话台词洗(折)礼(磨)。

安迷修被警告若干遍后仍继续练习他的台词。

打了几架后这种安迷修在雷狮耳边天天叨叨骚话而雷狮无奈堵住耳朵的场景成了班上的特有景点(蛤?

某天课间

“在下发誓将对您至死不渝。"

   "喂,你又在念什么鬼台词。"

   "不是台词,是对你说的话"

雷师一本辞海pia了过去,耳根泛红

   "恶心!"

学pa暗表

人气历史老师暗游x历史管你怎么学就是挂科表游

看到游戏瘦弱的身影又徘徊在办公室门前,犹豫再三。就能知道除历史外其他科超厉害就历史次次挂的游戏又双叒叕挂科了。

注意到游戏的亚图姆合上备课本扶了下眼镜轻声道"进来吧。”

“老, 老师,我真的已经很努力了! "不及格的答题卡在游戏手中被揉揉搓搓

“嗯,我知道,这样,我给你当家教吧,免费的。”

"诶?"

【暗表】此岸花谢

★非原作向

★回忆流

★战损、死亡因素有

★是刀,微糖



"繁花盛开的季节。"


置身于一片满天星之中的游戏解下了白色围裙,微风吹起他未扣紧的领口,展现出精致细腻的锁骨。他朝我微笑着。


比太阳耀眼,似繁花美好。


"啊,是个令人讨厌的季节。"我百无聊赖的坐在秋千上,双脚离地的感觉并不好。


"你要在这里待多久?"我苦笑一声,这个痴情的少年啊……


良久,游戏的回复轻轻的飘荡过来"和他约定好的……所以,待到他出现的那一刻。"


我双手抱胸,眉头拧成一团。真是个固执的亡魂。"好吧,依你了。"


作为一个灵魂摆渡人,我所引渡过的灵魂已经数不胜数了,恐惧死亡之魂,贪恋现世之魂,也已见的多了。时间一久,便对他们的懊悔、留恋、眼泪麻木了。但这个名叫游戏的灵魂,却让我忍不住心软,以至于任由他徘徊至此。


他说他要等一个人。在这个灵魂转世必经之地。


他眼中的烁烁紫光仿佛凝聚了全世界的温柔,在谈起那个他等待之人时。


"游戏,和我说说吧。你的生前。"


"啊,那个,其实我不太清楚了……"游戏挠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记忆破碎吗?是该有多痛苦的经历才会使记忆破碎呢……"没事,我多少也能猜到。"


我不禁回想起我遇到游戏的那一天。


在一个潮湿腐败的巷子里,浑身是伤的游戏摇摇晃晃,猝然倒下。污水沾染上他洁白的衬衫,和腹部不断溢出的鲜血混合,最终为一片暗红。


我看着他渐渐失焦的眼睛,等待着他几秒后失去生命,指引他走向轮回之路,然后再被传送到下一个垂死之人身边,执行相同的任务。


"再见了。"他费力地举起枪,闭眼,微笑,扣下扳机,结束了心脏的跳动。


我承认有那么一刻感受到了刺痛——是从未有过也不应有的。


"那么,让我试试吧。"思绪飘回,我转向游戏说到"你会想起来的。"


"诶?"游戏头一歪,疑惑的看着我。

"时间回溯,重历人生。"

————————————————

阳光灼热,叶片掠过阵阵热浪,知了趴在树干上嘶鸣不断。

"亚图姆,蝉鸣了呢。"游戏将头枕在那个被叫做亚图姆的少年大腿上,一脸惬意。


亚图姆捧着一本笔记本,快速的写着什么,没有看游戏,轻描淡写的道"繁花盛开的季节,来临了。"


"是呀。"游戏眯着眼笑了"呐,待会去吃冰淇淋吗?"

"不了。"亚图姆依旧专心于那本笔记本,不停的写着。


"你在写什么啊?"游戏伸手去拿,被亚图姆握住了手。

"没什么。"

—————————————————

"爷爷,亚图姆,我拿了比赛第一名诶!"游戏手里拿着金质奖章,兴奋地推开门"你们快来看呀!"

下一秒,奖章从游戏手中滑落,掷地有声。就如同游戏所见画面一样,在游戏心上猛烈地敲打着。

"爷爷——!"游戏急忙跑到爷爷身边,抱起爷爷倒在血泊早已僵硬的身体,不住的摇头,泣不成声。"不会的,不是这样的,爷爷在和我恶作剧对不对,爷爷你睁开眼睛啊……"


"游戏,"

亚图姆从暗处不紧不慢的走进,手中的枪抵着游戏的后脑。游戏听到一声嗤笑。"请你去下地狱吧。"

——————————————————

小小的游戏小心翼翼的靠近着小小的亚图姆。

"呐,你一个人吗?"

"……"

"我叫游戏,我们做好朋友好不好?"

"……"

"爷爷说,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嗯。"

——————————————————

"好久不见啊,亚图姆。"亚图姆愣了一秒,随即感受到颈脖间的凉意。

"这就是你给我的见面礼吗,真不像你。"

游戏握着匕首的力道又重了些,只消他稍稍动作,他便可以手刃杀害爷爷的仇人了。可笑的是,他心底里的声音在否定着他自己。



不是他。




哐当。亚图姆趁着游戏迟疑的一秒,把游戏的匕首甩落,顺势抱住游戏,捏住他的下巴,语气暧昧"不如把你当礼物送给我,怎样?"


"放手。"游戏注视着亚图姆,怒气满满。

"你喜欢我。"没有一丝疑问,亚图姆淡淡的说到。

"我没有!再说一遍,放手!"

亚图姆霸道的吻上游戏的唇,游戏试图挣扎开来,却被亚图姆摁着后脑勺强行深入,意识模糊。





真是,乱七八糟。



游戏再度清醒过来时,是在酒店的房间里。凌乱的床单上残留着的液体和腿间的那股温热以及身上的痛处,无一不在提醒着他。







他和亚图姆做了。




"嗤。你在搞什么啊。"游戏自嘲地笑笑"完全被他看透心情了呢,你这个自欺欺人的家伙……"


——————————————————


"黄泉路上,也一起吧。"歪在游戏怀里的亚图姆一改之前对游戏的恶劣态度,渐渐合上的紫眸柔情似水"不过,我还是希望伙伴活下去……"


鲜血不断从亚图姆嘴里涌出,"对不起,都是我,把你还有爷爷卷进来的,对不起,伙伴……"


"快逃……"


是亚图姆留给游戏的最后一句话。


游戏摇了摇头,自从他知道亚图姆是那个组织的目标之后,他知道自己一辈子也逃不掉了。


"亚图姆,我想明白了。"



"我确实喜欢你,而且,很爱你。"



游戏轻吻了一下亚图姆的额头,拿过亚图姆的手中的枪,杀出重围。


"我会用尽我的一切奔向你。"

—————————————————

"够了,拜托,请停下……"不知不觉,游戏已泪流满面"我想起来了……"


"抱歉。"





……










"伙伴。"

"找到你了。"

-------------------------
本来是个长篇。
想要细化然后锁了一段时间,
但是我。。。emm(鶸游玥发出咕咕咕的声音
故事描述的很乱,可能会看不懂?十分抱歉嗷!(看不懂的话可以来问我鸭ww巨刀吃吗旁友x/小声

jio得太水了然后补个情节解释

回忆里王様手中的笔记本是王様父母的遗物,有记录组织的机密。

当时王様在空白页写了给aibo的情诗啦自然我们的纯情暗恋王是不会让aibo看的。
还有就是不想让aibo可能陷入危险的境地

(这什么破解释啊解释了跟没解释一样还是水水水。。

我知道我坑真的多,但是不催是不可能填的!傲娇值up(试图向炸毛边缘的亲友们开启对闪光防御

翻出空间很久之前的老图来丢人混更(x
算是交党费吧?
(虽然没有王样_(:з」∠)_
我画画好渣写文也渣
(跑了

【暗表】确幸

答应的论坛体的衍生w还是很水,取名废吖(因为我莫得文笔哇qwq@百里明枫 如果喜欢的话十分感谢呢!(๑•̀ㅂ•́)و✧

☆黏糊糊注意

☆在开车的边缘疯狂试探

☆后辈们一直在(?

☆ooc!

亚图姆在确认帖子已经不存在了之后松了口气,在床边坐下。

月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亚图姆看着睡着的游戏不自觉的抱着棉花糖抱枕,安静又很乖的睡姿,真是让人不舍得移不开视线啊。

[工作了一天了,稍微休息一下吧。]


亚图姆轻轻的从游戏背后搂住游戏纤细的腰肢,在游戏的后颈落下一个轻吻,闭眼,睡觉。


"嗯唔——"游戏感觉到异样,迷迷糊糊的半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被亚图姆搂在怀里。


"aibo?对不起,我吵醒你了吗?"亚图姆松了点力道,低语着"再睡会儿吧。"


"唔——另一个我回来了吖。"游戏缓缓地翻过身,用额头抵着亚图姆的胸膛,轻轻蹭了蹭,试图掩盖住自己的脸红。"醒过来就不想睡了呢。"


[怎么睡着了呢?我不是在直播吗,em然后,然后?]


"我什么时候睡着了呀?"游戏疑惑的挠挠头。


"在你开着直播的时候,真便宜那些家伙了。"亚图姆有些吃醋"aibo的睡颜只能给我看。"


"噗,幼稚鬼。"游戏又往亚图姆怀里蹭了蹭。"这样就吃醋了呀。"


亚图姆被蹭的有些痒,游戏的气息似乎有些急促,扑打在胸脯上,像小猫咪的爪子不住的挠着亚图姆的理智线。

"因为你是我的,世界珍宝。"


亚图姆低头看见游戏红了耳根,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便轻咬住游戏的耳朵"别藏啦,被发现了哦。"

"aibo还是这么爱脸红呢。"亚图姆感受到游戏温热的鼻息,似乎更加急促了。噗一声笑出来"真可爱。"


"另一个我又在取笑我吧?哼!过分!"游戏的语调带着一点撒娇,捂着自己早已红的不成样子的脸"另一个我才是,干嘛突然靠这么近啦,还说出让人难为情的话,不脸红才怪呢…"


[我们以前不都是这样……?]

亚图姆静默了一会儿。


是什么时候他和aibo的独处时间越来越少了呢?是什么时候他和aibo出去吃个早餐也要躲躲藏藏怕被狗仔偷拍呢?只记得人气高涨之后工作也越来越忙了,陪aibo的时间也……所以aibo经常喜欢找后辈们来玩了啊……


游戏望着愣神的亚图姆,调皮的戳了一下他的脸"另一个我在发什么呆嘛。"


"啊,睡久了有些口渴呢,我去倒杯……"游戏从亚图姆怀里挣脱,摇摇晃晃的正要下床。

嘭。天地旋转,视线转换。亚图姆突然将游戏压在身下,那一双紫眸温柔似水,注视着游戏。


"水……"游戏被这么直勾勾的看着,脸噌的一下又红了"另…另一个我?怎么了?"


亚图姆没有回复,只是吻上游戏的唇,轻吮着深入。从最开始小心翼翼的试探到略有些疯狂的索取,游戏有些招架不住,满脸绯红,眼角被逼出几滴生理盐水。他尽可能的想要用力推开亚图姆——吻技不够的游戏已经快要换不过气来了。但他根本推不开亚图姆,只能吐出一些模糊不清的咦唔声。



亚图姆最后还是放开了。

"咳咳, 另一个我干嘛突然…咳。"游戏不住的擦拭刚才的泪水,呼吸顺畅后感觉好受多了。

"抱歉。"亚图姆撇过头不敢看游戏,像个犯错的孩子。

"没事的,"游戏捧着亚图姆的脸"我没有想怪另一个我的,只是有点突然,没反应过来,其实……"

游戏的声音逐渐小声"其实我喜欢另一个我这样,呐,我们很久都没有…………"


游戏主动给了亚图姆一个啾啾"继续下去吧?"

"嗯。"亚图姆轻吻着游戏的脖颈,手慢慢的解开游戏衬衫的扣子……



另一边,吃饱喝足?的后辈们。

游星:等等,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重要的事?

游矢:啊!糟糕,游戏前辈应该等很久了吧。。。

十代:光顾着填饱肚子了,我居然忘记了游戏桑邀请我们去玩的事了!我们赶紧去吧!

"游戏桑!回来晚了实在抱歉啊!游作推荐的热狗实在是太好吃了所以大家都忘了聚会了实在是对不起!哦对了,顺便也给游戏桑带了一份……"

游城.站在门口.提着热狗.突然石化.十代。


"…呢。。"

"游戏前辈真是对不起啊我们来晚了……"

游星愣了两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挡住了身后游马和游矢的视线。

上衣被褪到一半的游戏和正解游戏腰间皮带的亚图姆感觉快要尴尬到溶解了。

游戏头上直冒蒸汽,把众人推出门外,嘭的一声关上门。"那,那个,今晚不待客了,我们改天!"

——————————————————

王样:???为什么我也被赶出来了?

十代:妈耶我又闯祸了?

游星:我十八岁我好累?

游马、游矢:发生什么了?为什么不让我们看?

游.连门都没进.话也没说.作:???前辈们真是奇怪。

ooc严重,我又沙雕了orz

我真的不会开车(。

【安雷/恋爱日常】

★现设学生
★ooc有的
★沙雕日常小甜饼?
★安高二雷高三
★莫得文笔,注意避雷

1.安迷修就是个傻子

"喂,出来吃饭了哦?"安迷修将点的外卖装好盘,朝卧室的雷狮喊道。

雷狮裹着毯子在床上团成团"不吃!"

"吃饭饭!"
"不要!"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安迷修抱住团成团的雷狮,把盖住雷狮脸的头巾拿开。

"我考差了,不吃!"雷狮推开安迷修近在咫尺的脸"你别来烦我!老子说了不吃就不吃!"

"唔——考差了的不止你一个,我也一样啊。"安迷修揉了揉雷狮的耳朵,雷狮轻哼了一声。"你要死啊别动…"


"该来的总会来的,先吃饭吧?"
"……???!"雷狮猛地一jio把安迷修踹下床"给老子滚!"

安:???我做错什么了吗?

2.老师我要辍学!

"嗯唔……"雷狮伸了个懒腰,自从进入高三后再也没有像现在这样睡的这么满足了,但是雷狮打开手机看到时间的一瞬间就一个激灵蹦起来"啊啊啊要迟到了!啊,要迟到了,啊,迟到了……"

"安迷修!安迷修!"雷狮气的炸毛,歇斯底里"你干嘛不叫我起床?!"


回应雷狮的是一片死寂。

叮。安迷修发来一条消息"你起床了没?"
"没有,你干嘛不叫我?!"雷狮气的打字手都抖了。安迷修淡定的回了一句"那你快点吧,我在等车了。"



"淦!老子不起了!"说着雷狮又躺了回去,赖床到底!


真生气了?要不要折回去让他起床?安迷修心不在焉的上着课,正想着,就收到雷狮一条语音消息,下意识的点开了。


"安傻子麻烦你去高三老师办公室告诉老丹老子辍学了——!!!"全班目光 → →→安迷修。

"安迷修同学,下课来办公室一趟。"

安:我委屈T^T
雷:你自找的(o ‵-′)ノ”(ノ﹏<。)

3.啤酒喝法

雷狮怀里抱着个篮球,耳鬓的头发已经被汗水浸湿了,一副刚打完球回来的样子。看到坐在沙发里安静看书的安迷修,就径直把球砸了过去。

"啊,你干嘛?"安迷修揉揉被砸的肩膀看向雷狮,对面的蓝发少年因为命中目标一脸愉快"哈哈哈安迷修你敏感度太低了吧这都躲不过……"

雷狮一边嘲笑着安迷修一边打开冰箱,拿起一罐啤酒就开始吨吨吨地喝。


"你怎么又喝酒了!"安迷修一把抢过雷狮手中的酒,惩罚性的轻咬了一下雷狮的嘴角。"你都高三了,还这么放飞自我。"


"啧,怎么,高二小学弟要教训学长吗?"雷狮借着身高优势一把扯住安迷修的呆毛"把酒还给我。"


"疼疼疼,你先放手!"
"还给我我就放手。"

"你一定要喝酒?"
"废话。"雷狮的语气有点不耐烦"你不还我就抢了啊?"

"呃,唔…你,你…"安迷修仰头喝了一口酒,用力按住雷狮的头,便吻上他的唇,气愤地把口中的酒灌入对方口中。


"咳咳,你疯了安迷修!"雷狮耳根泛红,推开安迷修。

"是你自己要喝酒的哦。"安迷修露出一个得逞的微笑,捏着雷狮的下巴,轻轻嘬着雷狮嘴角的酒渍。

雷狮愣了两秒,随即狠力的咬住安迷修的唇,伸舌探向深处"哼,是你先玩火的,安迷修!"

悄咪咪的说一声写这沙雕文只是为了记录和专安的日常生活,啊,我佛系(甩笔